优雅的刺猬

开到荼蘼

生而为人

阅读文字:

文/越清枝


 


几年前,看过一部电影,印象深刻,叫《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一个被生活折磨得体无肤依旧努力向上的美丽女性,即便是碰到种种不堪的境遇仍然乐观坚强地向上攀援,只是命运最终还是和她开了一个玩笑,在她的生活也许真的出现转机、有所改变的时候,她却阴差阳错地失去了生命。


 


尤其记得那句台词:“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那时候并不知晓这句话的出处,看太宰治的书出是去年的事。日本的文学充满一种颓唐悲哀的美。日本人似乎也很推崇这种破碎之美。相比较而言,日本文学的一大特色便是私小说的盛行。太宰治的《人间失格》,三岛由纪夫的《假面的告白》,都以意识流的写法,进行一种半自传的剖析。


 


与中国先祖传下来的所提倡的中庸之道不同,日本的民族性似乎更加浓重。这里的“浓重”的含义并不是指民族性的强弱,我相信任何一个民族的强弱性无可指摘,不应当区别对待。只是民族性也跟民族文化一样,有一些民族特色。而日本来讲,似乎更极端一些。


如果这种民族性反映到个体上,就是执着。反映到文学上,会有一种涅槃般的美感。初读时会有些许压抑,读得多了,发觉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就像小王子那个孤单星球上绽放的一朵玫瑰。


 


前文已经说过,最近刚看完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痴人之爱》也好,《春琴抄》也罢,男主角实现自己的爱情的方式都是将自己做为爱情的祭品。


 


《春琴抄》中,仆从佐助年和小姐春琴四岁,在他见到春琴时,春琴已然失明了,但是这并不影响春琴在佐助心中的美,反而生出一种别样的魅力,恰到好处。他对春琴百般听从,悉心服侍,拜春琴为师。春琴的琴技精湛,然而春琴的任性、骄纵与奢糜随着年岁的增加有增无减,导致她树敌众多,在一个平淡无奇的睡梦中被毁了容。春琴大概也是在乎佐助的,虽然她嘴上不承认,她害怕别人看到她毁容的样子,尤不愿意被佐助看见。于是佐助找来缝纫针对着镜子刺瞎了自己的双眼。


很难想象,一个男人为了留住心爱的人在心中的完美形象,拿看针对着镜子把自己的双眼戳瞎,并且为了感受到了自己和爱人的一样的世界而欣喜。他依旧像往常一样服侍着她,除了吃饭外的所有细枝末节,直到她死去,他依旧活在有她的记忆里。 


 


这种在正常人很中不正常的爱恋,像是干涸土地上开出的妖冶的花朵。浓烈,拼尽全力。


大多数人的理想生活,总是趋于多样化,过丰富的生活,有多元的体验。相反,绝对单一的生活是不能忍受的。人们渴望绝对忠诚的爱,自己却无法做到。人们给予对方很多温暖,自己却求而不得。


所以如此来讲,若是能得到一颗心,简直太棒了。


再反过去想想,曾经读过的渡边纯一的《失乐园》。当时不能体会的,现在却如同醍醐灌顶一般。若是不能一辈子绚烂如春花,不如就开到荼蘼。


 


 

老去的故乡

仓巴:

我奶奶死了九年

我三舅死了也马上九年

我爷爷死了四十三年

我姥爷在我小舅没出生时就死了

我姥姥应该活不了几年了

我还有三个姑也早死了

我的父母六十多岁

我三十多岁

我从平房迁徙到了九层楼上

我现在的小区叫做花石匠

我儿子说他的家在这里

我在一个叫甘泉店子的地方生活了十八年

我奶奶跟我爷爷葬在甘泉岭上

旁边没有墓碑的坟头底下埋着我的祖辈

我三舅跟我姥爷葬在高家埠上

所有死了的人不会上天堂

我妈说他们都没有灵圣

我的村庄已经被夷为平地

我认识的人也都被迁到旁边村里的楼房

我小时候的朋友,除了回忆没有共鸣

有人坐监了,有人监外执行

有人开着汽车招摇,有人赶着牛犁地

过年的时候,我们会讲自己眼中的世界

去嫉妒一些人,羡慕一些人,仇恨一些人

骂自己的老婆、父亲、丈母娘、小舅子

这是我的故乡,每年都想回来

每次失望过后,心会跳的更快

有一棵没有被砍倒的树

还有好多新栽植的树

我人生中最后的贫穷时光

阅读文字:

我人生中最后的贫穷时光

   方悄悄 2015-01-19 09:47:15

常言说道“莫欺少年穷”,但是,当我自己人生第一次落到一贫如洗的境地时,已经二十七岁,实在算不上什么少年了。
而且那时候,我有一个比我还穷的男朋友。
在变得那么穷之前,我们都是普普通通的白领。他在一家建筑皮包公司工作(原话),我在机场做客桥,每天的工作就是在飞机停稳以后,把廊桥和机舱口连接起来。
换句话说,我们都是这个城市里普普通通的年轻人。既不富有,但也说不上特别穷;既不快乐,但也没得上抑郁症;工作既不特别积极,但也绝对称不上敷衍——一句话,我们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但都在社会生活中诚实地扮演了自己的角色。如果没有男朋友(暂且把他叫A),很多想要在城里做点小工程的人就会一时找不到单位挂靠;如果有一天我突然罢工,可能某些航班会延误下客时间,可能会因此引发一丝小小的骚动,但很快,跟我们类似的人就会填补我们的位置,世界绝不会因为我们的缺席有本质的不同。
我们开始谈恋爱的时候,两个人都失去了工作。是我们失去了工作,而不是工作失去了我们,这样的表达我想比较准确。一般来说,任何人处于我们当时的境地,理性的做法是找一个有工作的同伴,用他/她的收入支撑到找到下一份工作为止——但当时的情况是,不知道哪里出了偏差。
不知道哪里出了偏差!我们被无形的命运之手牵引着走到了一起。
如果要我为那一段共同生活的时间选择一个形容词,毫无疑问最恰当的只有一个:穷。
说得再形象一点,我们穷得连避孕套都买不起。
当然也不总是如此。虽然没有了工作,但我们理论上还有些收入。他做些什么我没太搞清楚。我自己则是帮一个广告公司设计海报。我的一个大学同学进了这家广告公司,听说我失业了,就外发些设计的活儿给我做,我说“可我不会用设计软件啊”,他爽快地一挥手:“嗐,反正别人也不一定会,你觉得呢?”
我觉得呢?在那段时间里,我失去的最多恐怕就是这种“觉得”的能力。不仅感觉不到其他人生活的方式,甚至对生活在自己身边的人,也逐渐失去了实感。工作不顺心的时候老想谈恋爱,总觉得如果恋爱起来,其他的一切都会跟着变好。在这种心理的支配下相过很多次亲,也谈过不少恋爱——这种行为在我和A认识以后才算停止。
A是怎么落到跟我一样地步的呢?我没问过他。但是我们那时候都穷得叮当响,这是确切无疑的。世界上的贫穷有很多种,分配到我们头上的,是一种茫然又无辜的贫穷。审视过往的人生,我们什么都没做错。我们按时接受了应该的教育,该考的证书一个没落,甚至还有富余。该工作的时候我们就找到了工作。我们对待工作的态度和其他一般人没有不同,适度奉承领导,从不拒绝加班,还都分别评上过一次年终先进。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和A相遇的那天,我刚失去工作不久。从机场提供的宿舍搬了出来:搬到了市中心。在郊区住了四年之后,我决定必须得住到市中心不可。当时我觉得很快能找到一份工作,回想起来,当时对生活的那种盲目乐观,正是导致贫穷的根本原因之一。
但是当天天气很不错,公车上人很少,一路上都是绿灯,我舒服地坐在位子上,看着街景,心情愉快地接受了命运安排的、与A的这段恋情。
那天我们一起散了很长时间的步。在一座新修的桥上,我们驻足停留。天气真是太好了,甚至感觉这是我们有生以来遇到的最好天气,干燥,凉爽,阳光是纯粹的金色,空气极度透明,站在桥上,能看到平时看不到的远方。不,还不光是这样。那天,当我们牵手站在桥顶,定睛远眺,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全新的生活,比我们过去所过的生活不知光亮多少倍。这一切,我相信他也感觉到了,因为他握住我的手指略略用力,转过头,用一种满怀憧憬、几乎是热泪盈眶的眼神,殷切地凝视着我,那种眼神,我还是平生仅见,那种眼神我一生中只能看见两次,但当时的我哪里能知道这么多呢!
现在——在与他分别以后的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看到的一切仍然历历在目:笔直洁净的街道,道旁的高树在微风的吹拂下,绿叶飒飒作响;车道上的车不多也不少,匀速安静地驶过;自行车道上驶过戴着头盔的选手,行人道上走着的人们莫不衣着光鲜、喜气洋洋,目光所及的一切,无不高远、明亮。但转念一想,当时的我们,就好像在看着一幕定格的电影,因为意识到这一切必将消逝,所以格外贪婪地注视着,恨不得将自身投入进去——但自己终究不是那风景的一部分。
穷日子不好过。相比之下,是否幸福倒并不要紧了。我从市中心的单间搬到了他的住处,几乎到了城市的最北边,这个决定让我损失了一个月的押金和半个月的房租,外加一笔搬家费用,这些钱在当时看来非得损失不可,并且似乎不是关键性的。然后,这样不关键的事情一件接一件地到来了。先是一个必然得手的面试泡了汤,一笔在望的款子落了空,一项一项的花费却不能省。终于有一天,我们连预交电费和煤气费都得比着最低金额来,这时候,贫穷已经从我们的脚后跟缓缓淹没到了头顶。
“怎么办呢?”
“不知道啊。”
“总得赚钱啊。”
“是啊。”
虽然这么说着,但是,钱却变得越来越难赚了。累死累活好歹做出的设计稿,同学那边说“很好很好”却没有了回音。想去咖啡馆、快餐店应聘,但住的附近没有这样的工作。坐了两小时车找到了一份,第二天却没起来床。当然没起床只是借口,真实情况是:我不想去做这份工作。
同理,不想去做的工作还有发传单、房产中介、快递、超市理货员。
这么说吧,虽然我们之前的工作未必比这些工作复杂(甚至更简单),但我们无法克服对“成为体力劳动者”的恐惧。不如直接说了吧!虽然当时我们的情况,距离社会最底层只有不到0.01毫米的距离,但是,如果我们真的去做了这样的工作,那就毫无疑问,结结实实地一屁股坐到了底。
“做些什么呢?”
“不知道哇。”
说起来,那段无所事事的日子明明应该是享受性爱的最佳时期,但当时,萎靡不振的我们却连做爱的兴致也没有。当然,当时的我们并没有觉察到。那段时间,因为只剩下聊天这项不花钱又不费力的娱乐,所以我们几乎把彼此的人生都聊了个底儿掉——连他最后一次在教室里憋不住小便尿了一地这种事我也知晓。
“你大学没有谈过恋爱?”
“没有,谈恋爱哪有打游戏好玩。”
“那你……”
“撸。”说毕又补充一句,“男生都这样。大部分。”
哎。
“你大学的时候……”
“没有。谈过,没睡。”
“睡过老男人吗?”
“……睡过。”
“多老?”
“当时四十岁。”
他做出一个要吐的表情。“是你上司?”
“才不是。我怎么会干那种恶心的事。”
实际上恰恰是的,对方正是我的领导。但不知为什么,这件事不想对他讲。
聊天聊困了,也不打招呼就呼呼睡去。如果A先睡过去我会很气恼,但大多数时候——我是说大多数,都是我先睡着。
跟A认识的时候应该是秋天,初秋或是深秋记不清了。
冬天很难熬。A的住处虽然简陋,暖气却给得很惊人。我们有一个温度湿度计(前任房客留下的),经常显示屋里的温度已经31度,我们总要趁着空气好的时候开窗给屋里降温。但是那年冬天的雾霾天却占了整个天气的78.2%。这个数字是一份权威的报纸上正式公布的,然而小数点之后的数字是怎么计算出来的,我却始终没想通。
话说回来,那个冬天。存款是在春节前后用完的。过年了,工作岗位开始松动,我们每天都发出很多份简历,也逐渐收到一些回音。我们甚至还大着胆子投了一些“主管”的职位,尽管无论从哪一个方面看,我们都不符合要求。
财务主管、运营主管、产品经理。
不管什么工作,得先找到一份工作呀。
同时我们开始在网上出售自己的闲置物品。所有的东西都一股脑儿标上网,大多数都是没用的废物,但最后成交的都是自己喜欢的东西。我卖出了一件羊毛大衣、羊绒围巾、好几条真丝裙子。他卖出了一副雷朋太阳镜和一对高级羽毛球拍。因为害怕东西卖不出去,我们把所有商品都设置成“包邮”。一个在新疆的人买走了我的一双靴子,邮费我就付了80块。那是我比较好的一双靴子,没卖出去的一双,在某次穿出去散步的时候,忽然发现鞋底从中间裂开了。
形象地说:彻底断成了两截。正如无可挽回的婚姻。
“还能修吗?”
“不能了吧。”
“怎么回去呢……我背你吧。”
“不要。”
两人的关系或许就是在那一刻有了裂痕。也许裂痕早就存在,只是之前还能一再躲避,而那一刻开始只能面对了。我死活没让他背我,一瘸一拐地走了回去。回去以后倒头就睡。迷迷糊糊,他叫我起来吃晚饭也没理,不过在真正睡着之前倒是想起来,那天本来轮到我做晚饭的。
之后的事情就跟做梦似的了。他问我,面试怎么样了。我说我还没收到面试通知,他说,他收到了两个年后的面试通知。“等找到工作给你买新靴子。”这句话并没有让我有任何的感动,实际上,我根本没放在心上。这段时间我们给自己许下了很多承诺。等拿到这笔钱就去滑雪。等把这个东西卖掉就去报个设计班。等找到工作就去吃顿好的。就好像这样的许愿能给生活带来好运,然而许愿的事项一个也没有实现,这种对好运的企盼只会让心情更加不安。在这种不安之中,有种更重要的东西流逝了。这可能也没什么要紧的,因为,人生,总之就是流逝啊,难道不是这样?但在当时,这种不明所以的流逝让我们一天一天更加焦灼。我发烧了,可能是因为断裂的靴子在回家的路上踩了雪水,也可能是别的原因。这一次,他没有劝我去看病。失业的一开始我们还坚持自己找公司代交医保和社保,但是,就在这个月,我们拿不出钱,保险费也断了。家里有现成的感冒药,但我拒绝吃。最后,我指责他把自己的耳机、手柄和望远镜标了太高的价钱,故意让人不买。而这几样东西都跟靴子不一样,是生活里根本不需要的。
我醒来的时候他对我说:“春天到了哦。”
一开始我以为他是跟我开玩笑,或者是在说什么反话。但是忽然我意识到他在说真的。春天到了。我小心翼翼地下了床,却发现这种小心没什么必要:尽管病得来势凶猛辗转反侧,好得却也非常彻底,身体的各项技能一下“叮”的一声回到原位,我站在半开的窗前,丝毫也感觉不到寒冷:外面春光明媚。
春天就是这样到来的,在我昏睡的时候,大风吹散了雾霾,然后,又是一阵猛烈的升温。打开电脑,门户网站欣喜若狂地弹出关于春天提早到来的消息,这让我想起我们最后一笔整钱就是续缴了上网费。桃花提前开放,景点人山人海。自然达人们纷纷在自己的主页PO上各种植物的照片。寒苦的冬天一下被甩到了身后。
在这种季节里,该如何继续生活呢?我打开邮箱,从一大堆广告邮件里查看有没有面试消息。但是忽然,我意识到这样做毫无意义:在我的一生中,可能只有那一秒钟是真正神智清醒的,我清楚地意识到,此刻,就在此刻,生活里已经有一种最珍贵的东西已经被我得到,此后的我可以完全无欲无求。但那份清明只是一瞬,没有任何好消息,我关掉了邮箱。这时候A对我说:“出去吃点好的吧。”
好啊,可是钱呢?
“我有钱。”A说。
我没问他钱从哪来,也没问他吃什么,穿好衣服就跟他出了门。我们早就习惯不打车去任何地方了,不过,这个他要去的地方在哪,我却越来越摸不着头脑。走了大概半个小时,天黑了下来。他问:“你冷吗?”我摇摇头。
“方向错了。”他忽然这么说。然后,指了指前面。
前方是一座非常大的立交桥。
“方向,我们方向错了。”他肯定地说,指着那座桥,“现在,要从桥上翻过去。”
我什么也没说,跟在他后面开始翻上桥。一开始这样做并不难,但是,当我逐渐爬上桥头,却感到风大了起来,必须用整条胳膊狠劲地攀住护栏,才能不被吹走。好不容易翻下了护栏,一辆车刷的一下,贴着我开了过去。
在另一边的护栏上,他已经开始向下翻。这时候,似乎发现我的犹豫,他松开一支胳膊,做了一个“过来”的动作。
我拽紧了衣服。一辆又一辆车飞速地从我眼前开过,气温越来越低。他在护栏上停了一阵——说不清楚是多久,可能不超过三十秒,因为时间再长就一定会冻僵了,最后,他似乎做了一个放弃的手势,重新开始往下爬。
他的身影消失以后,我转过身,沿着上来的路,慢慢爬下了那座桥。然后我回到我们的出租屋睡了一晚,第二天早晨,他没有回来,我也就收拾(剩下的)东西,离开了那里。
奇怪的是,自那以后,我开始时来运转。首先是那位同学,忽然打通我的电话,把之前的设计费都付给了我,金额还比我预计的多出好些;跟着,我应聘到了一家建筑公司,开始给楼盘画排水系统,这份工作,即算一开始有什么困难,很快我也就能胜任无虞,因为,这正是我在大学学习的专业。
我步入了三十岁,获得了升职和事业上可靠的名声。一家别的公司来挖我,开出慷慨的薪酬邀我去做主管。但是我并不想接受他们的邀请,我想和我的男朋友一起开一家建筑设计工作室。男朋友是个建筑师,我们的感情非常稳定,已经见过父母,马上就要结婚了。
婚前的某天,男朋友约我去一家新开的餐厅吃饭,顺便看看他挑选的工作室。我开着车,顺着导航的指示走,但走着走着却感到有点不对劲。车开到了一座高架桥上,我忽然有点不舒服,小心地把车停到了路边,几乎紧靠着护栏。
我打开车门,整个人迎着风。说不清楚这是什么季节,只看到一辆辆车从我身边驶过,很多车都比我现在开的车要好。我感到一阵伤感,这阵伤感却不来自我身体内部,而是来自风中。这时,我记起了一种眼神,在一年春天,曾经隔着车流热切地投注在我身上,仿佛在说:“跟我过来吧!只要过来,一切都会好,就会找到正确的方向。”我走到路的那一边,将身体尽可能地探出护栏,但是,什么也看不到,也听不到。落在耳畔的唯有呼呼的风声。

更多阅读,请关注微信:timetellyou

喜欢!

白用!:

这次尝试了用48位元HDR的模式扫描。。。终于得到自己一直追求的色调了。。。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聂鲁达

阅读文字: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好像你的双眼已经飞离远去, 
   
  如同一个吻,封缄了你的嘴。 
   
   
   
  如同所有的事物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从所有的事物中浮现,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像我灵魂,一只梦的蝴蝶, 
   
  你如同忧郁这个字。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好像你已远去。 
   
  你听起来像在悲叹,一只如鸽悲鸣的蝴蝶。 
   
  你从远处听见我,我的声音无法企及你。 
   
  让我在你的沉默中安静无声。 
   
   
  并且让我借你的沉默与你说话, 
   
  你的沉默明亮如灯,简单如指环。 
   
  你就像黑夜,拥有寂静与群星。 
   
  你的沉默就是星星的沉默,遥远而明亮。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遥远且哀伤,仿佛你已经死了。 
   
  彼时,一个字,一个微笑,已经足够。 
   
  而我会觉得幸福,因那不是真的而觉得幸福。 

   


灵魂若无平等交流,感情也就无处可息了。

阅读文字:

 


更多优质文章,记得关注微信:timetellyou 时光说


文/李尚龙


半年前,我写了一篇文字《校园灯光下,请用双手牵紧对方的未来》。那篇文章说了几句奶茶和刘强东的爱情,那篇文字曾经说过,两人的爱情可能不会长久。因为,奶茶在最能交心的年纪里面选择了现实。我只是记得,那段时间,无数的谩骂冲进我的人人和微博,告诉我女孩子就应该跟大叔好,并跟我讲了很多理由。


我看着这些混乱不堪的爱情观,心里很不是滋味。当天,一个私交很好的朋友直接微信开骂,你不是奶茶,你凭什么知道她不幸福呢?然后把我骂了一通。她见我没还嘴,就把我拉黑了。


后来我才知道,这女孩也找了一个比自己大十五岁的男朋友。


该来的,总会来。


该分的,也必定不会长久。


奶茶删微博的时间和这个朋友分手的时间是同一周。


所以这篇文字,与奶茶无关。写写自己,写写我们吧。


记得半年前,我和耗子吃饭,跟耗子说过自己的爱情观。没有物质的爱情首先是不可能的,因为两个人在一起最终会平淡,面对的全部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男生作为赚钱的主力,需要做的,是去努力赚钱,是不要让自己的女人挺着肚子去挤公交车。但这一切的物质,都是基于两个人是有爱的前提下。这里的爱,不是指荷尔蒙分泌,而是两个人的灵魂是否可以平等的交流。如果没有平等交流,只是男人弯下腰去爱女生,女生踮起脚去够男生,这样的感情,再富裕的生活状态也只是没有结果的悲剧。


可是,这个世界很奇怪,人们总是先看所谓的门当户对、家庭背景,再看感情是否搭配。在英国《Take me out》的收视率很低,因为女嘉宾问来问去就是问男嘉宾what’s your hobby这样的问题,他们认为,没有共同的Hobby,你再有钱,也只是你自己的而已。而中国,《非诚勿扰》的收视率天高,每次看见女嘉宾问的问题,都特别毁三关。一直觉得,人和动物最大区别就是人有感情,而动物只顾着繁衍。如果两个人连起码的平等交流都没有,拿什么去结婚,拿什么去说一辈子。


几年前,我在拍戏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很漂亮的演员。她的男朋友就是一个大叔,比她大28岁。一开始我们十分不接受,总是刺激她,跟她开玩笑那是你爸爸吧。可是看着她很幸福的之后,所有人的嘴巴也就闭住了。每次拍戏休息的时候,她最喜欢拿着他男朋友送给她进口化妆品修着装,幸福的说:他能照顾我,对我好着呢,每次我在哭的时候,他都安慰我。


而我总是会弱弱的问问她,那他在哭的时候,你能安慰他吗?


她想了很久,没说话。


直到我们拍完戏杀青后,她在酒桌上跟我说,我想明白怎么回答你这个问题了:他是男人,不会哭的!


一年后,他们分手了。


女孩子搬出了他的家,再次见到她后,我问她分手原因,她说,都挺好的,就是我们聊不到一起。


是啊,当男人还在想明天那片地需要我投资一百万,后天领导过生日送什么的时候;你还在想今天买什么包,明天淘宝化妆品打折。你在痛苦的时候,他会陪着你;可是男人也会痛苦,他在痛苦的时候,你却只是在买化妆品。你不懂他的痛,他不理解你的喜悦,即使两人同床,灵魂深处却还只是孤单一人,这样又怎么能是伴侣。


真正的感情,是要两个人能聊到一起的;最好的情侣,是能用灵魂平等的交流,是能用心去温暖彼此的两人。


每次我去自习室或者图书馆看书的时候,都会看见一些情侣在图书馆学习累了后打情骂俏。我都不会怪他们动作太大,反之,我会些许的感动。因为至少,他们在平等交流,他们有着同样的梦想,并且平等的身份在聊着现在说着未来。这样的交流方式,无疑是对双方都好的。


我从来没有说女生和大叔在一起不好。但是你是否想过,你找到的那个大叔,他的生活次元是否跟你是一样的,他是否能和你平等交流,生活中,你用不用一直追赶着、乞求着让这份感情变得平等,而他会不会一直要弯着腰跟你说话。只有让双方都变得更好,这感情才是最美的。只有一方开心的感情,必定有一方是受迫的,这种受迫的感觉积累着,就会成为分手的源头。


而现实中,很多男孩子说好陪伴女孩子一起进步,却连游戏的时间都不肯牺牲,明知道只要一点点努力就能改变一些,却偏偏不做,让女生看不见希望。很多女孩子说好不弃不离陪着男生,却非要天天嚷嚷着买包,明知道少一个包能少很多压力,却偏偏要,还要怪男生没本事。两人不在同一个世界生活,又怎么可能说永远。


所以,男孩子,如果你身边,有一个陪着你的女孩子。别让她失望,放弃电脑游戏吧,要让自己变得更好,让她看见未来,让她相信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所以,女孩子,如果你身边,有一个陪着你的男孩子,给他一些信任,放弃虚荣的奢侈品吧,要让自己变得更优秀,和他一起创造未来,和他平等的交流,一起为未来做点什么。


写到这里,想起了半年前,我看见了公园的躺椅上一对老夫妻牵着手,安静的看着公园里的人来人往、鸟语花香,彼此一直没有讲话,他们偶尔互相笑一下,笑的很温暖,笑的很幸福。


 



蔬菜帮帮:

格局往往是被羞辱和伤害喂大的

“被骂是一种能力。”是的,现实的职场环境就是如此。

如果能把每次的羞辱和伤害,视作你转变所需的营养珍馐,绝对能喂大你的格局。否则事过境迁后,别人只会记得你爆发的情绪,却不记得原因,徒留给别人你容忍力不够的印象。

在职场上,我们都没有避免受屈辱的选择权;然而当屈辱来临时,你也毋须惧怕。只要你能训练自己,每次受伤害时,都有脱胎换骨的能力,就必定能在职场上破茧而出,而你所吞下的屈辱和伤害,也才值得。

谁能吞下更多委屈,谁就拥有说话权利

当你格局打开以后,便能承担比别人更重要的任务,上司对你的信赖度提高,你所说的话也将更有分量。

请记住,遭受委屈时,通常伴随着一股动力,但是这种想证明自己的动力,并非像八点档乡土剧那种低下的反击复仇。


在曼德拉总统就职典礼上,曼德拉竟邀请当年看守他的三名狱卒观礼,他说,那段牢狱岁月使他学会控制情绪,也学会处理苦难带来的痛苦。并在众目睽睽之下,起立表达对这三名狱卒的敬意。这项举动,令在场及全世界的人肃然起敬,不仅让虐待他多年的南非白人无地自容,更展现了曼德拉非凡的气度和格局。谁拥有说话权利,不言而喻。

面对委屈时,你真的不需要太在意旁人的眼光,只要记得,永远对自己负责。人生在世,注定要受许多委屈,你要学会一笑置之,你要学会超然待之,你更要学会转化势能。

(注:文章来源于网络)